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有多少人还相信官员是为人民服务?  

2008-12-01 14:26:57|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社会最优(social best,SB)的环境是这样的:官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但是,假如下面的报道是真实的,谁还相信当下的环境是SB的,那么他/她本人一定是SB的。

  ——×——×——×

《那些环保的潜规则》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29日 15:20  经济观察报

 

 

  杨光

 

  11月,浙江湖州、杭州、宁波、台州、温州等多个地市的数名环保局主要干部相继因腐败获刑。

 

  此前10月15日,环保部直属机构——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原秘书长兼法定代表人王磐璞因该协会“小金库”以及环境测评工作时收取企业赞助费,被“双规”审查。坊间认为,这表明去年原国家环保总局行政体制与人事司司长李建新被中纪委“双规”事件在继续发酵。

 

  在环保腐败中充当乙方的企业主们并未有太多的兔死狐悲之感,相反,他们或多或少有着看笑话的快意。在晋经营煤炭生意的福建人王永平说:“我们是被迫接受了这种腐朽的商场潜规则。在许多地方,要是某个企业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而拒绝履行这种游戏规则的话,那么,它就可能被合法地处死。”

 

  被制度化的潜规则

 

  1999年秋,一个穿着讲究的福建中年男人驾驶着一辆蓝色桑塔纳从500公里以外的北京来到了华北重镇太原,开始了他长达10年的淘金之旅,这个人就是现今在吕梁经营煤炭生意的王永平。和他一道而来的还有早年的合伙人赵承咏。

 

  由于到达太原的时间已近晚上9点,王赵二人匆匆订了酒店后,通过电话预约了某环保局官员于第二天下午一起吃饭。王永平说:“由于提前托人疏通了,约见的比较顺利。”

 

  第二天下午,二人早早来到酒店包房等候,7点左右客人如约而至。王永平回忆说:“当时整个国家的环保意识还没有现在这么强,但已经有所改变,这次见面也是比较正常的饭局,陪个笑脸递上些礼品表示礼貌。饭后请客人们去洗个澡、唱个歌,内容并不多。”

 

  由于当时王永平上的项目规模较小,省内就可以批复,困难相对少了许多。环保部门是王永平接触到的第一个行政部门,但更多的行政部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充斥着王永平的生活。

 

  对于大多数生意人来说,最难打开的局面并非市场,而是当地的官场。由于王永平的企业是高耗能且最容易产生污染的煤炭行业,与环保的关系最为密切。他说,若要在一个地方开煤矿,省里、市里、县里、乡里甚至村里,自上而下每一层关系都必须打通,否则企业就不可能办好。

 

  赵承咏颇为认真地说:“我喜欢看历史书,纵观中国的历朝历代,这种官商之间的潜规则游戏就一直存在,之所以称为潜规则,是因为这种交易没有摆上台面的条件,但实际上早已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商业制度了。”

 

  在首都的日日夜夜

 

  和王永平的经历颇为相似的还有来自山西长治某煤业的刘志江,刘的企业规模远比王永平要大出许多倍,年产240万吨的项目需上报环境保护部等国家部委审批方可开工。自2006年底,刘志江便频繁往返于长治与北京之间。

 

  这是场持久战。2006年底至今,刘志江已经往返北京和长治超过30趟,穿梭于各大部委门前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常态。

 

  最初到北京的几次,刘志江与助手住在西直门附近的宾馆。每天早晨8点准时出门,笔挺的西服一尘不染。为来北京审批项目,刘志江准备了三套不同颜色的西服,在他的想象中,部委的官员是绝对的上层领导,任何细节上的怠慢都会导致最终的失败。

 

  然而,光鲜的打扮和谦和的态度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运。很长的时间里,连部委的门都没有进去。这让刘志江很受挫,他说:“我真没想到,到北京来办事是这么的难。”

 

  晚上他们躺在宾馆的床上,听见不断有人路过的脚步声,都是些外地来北京办事的企业家。他们有的喝醉了吐在宾馆楼道里,服务员说毁坏了地毯嚷嚷着要罚款。“我们在屋内听着就觉得很心酸,真不知社会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我们遵纪守法搞个企业,为什么会这么难。”

 

  刘志江说,现在找政府部门的人办事,没有熟人介绍,根本不可能让你见面。就算你拐弯抹角地见到了人,也说不了两句话,即使你留下了材料,也等于石沉大海,根本得不到回音,更别说审批了。

 

神秘的中间人

 

  幸运的是,刘志江最终通过老家做企业的熟人介绍了一个中间人,这才顺利地见到了他要找的部委官员。

 

  刘说,办事需要一层一层的人脉关系做前提,通常情况下企业主个人是见不到领导的。反复接触的人只有中间人,或者说中介,沟通的差不多后,中间人一次性收一定的费用,并负责把事情办下来。若办不下来可以退款。这样的所谓中间人在北京有很多,他们大多旗下有一个自己注册的公司,实际上则有名无实,专靠帮企业解决各种难题来获利。

 

  对于企业来说,神秘的中间人至关重要,就拿环评来说,没有中间人的引荐,任何企业和个人都不可能办得成。用最直接的方式去送钱,根本送不进去,门都找不到。能送进去钱的人,必定是有绝对关系。

 

  在这场游戏中,大多数的企业主被蒙在鼓里。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大概需要怎样去打点,企业主基本没有概念。主动权掌握在中间人手里,而中间人的上线是谁?谁都不知道。

 

  刘志江透露说,按照企业的规模大小,做一个环评资格中间人的收费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有些时候,这笔费用是以赞助费的形式上交的,具体细节中间人从不透露。

 

  如果某个老板晚上回家,发现自己的企业上了报纸或电视,列入了黑名单,那么第二天中午,他会径直去找中间人。几天后,你会发现他的企业从黑名单中消失了。“通过中间人,他给自己的黑名单买了单。”刘志江说。

 

  神秘而强大的中间人究竟来自何方?是什么身份?企业主也在不断猜测。

 

  王永平告诉记者,他认为中间人大多来自个别官员的私交朋友,或者情人、心腹,他们以个人的名义注册公司,以公司的名义收取费用,实际上利益的最终去向是背后的上层。

 

  刘志江告诉记者,能够获得中间人的信任十分重要,这些人不会轻易与人打交道,更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能力。通常情况下,只有通过他们信得过的人介绍,这些人才会与你谈事,警觉性很高。

 

  根据刘志江提供的信息,记者拨通了京城某中间人的电话,对方以打错了为由挂断了电话。

 

  刘志江说,这些人平日里就隐藏得很深,最近环保系统又出了不少事,所以他们会更小心了。“我们当初也只是办事时候谈,办完事后平日里很少联络。”

 

  人和钱一样都不能少

 

  “拿煤炭行业来说,任何和上面没有关系的人都不可能开煤炭企业,还有一个条件也必须具备,就是光有人没有钱,也不可能办得成事。我们身边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王永平说。

 

  2005年初,刘志江目前的合伙人赵某曾在陕西韩城附近做过一阵子煤炭生意,当时的企业规模年产量不足20万吨。因煤矿是从友人手中接过来的,省去了许多开采前的审批手续,官场打点也少了许多,但逢年过节赵某还是会列出清单挨个去“慰问”这些部门。

 

  赵某回忆说,他记得很清楚,一个周四的晚上10点左右的时候,7个男人,其中 2个戴有警徽,还有3个说自己是环监局的,来到他家。“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是来找茬的。其中一个环检局的人说我的煤矿没有环评认证,是非法企业,不但要关停,还要没收设备并移交司法部门。我给他们倒了茶,请他们坐下来喝,并递烟给他们抽。后来他们说,限一星期内到环保局办环评手续,至于能不能批下来就不好说了。”

 

  “坦白的说,我的企业环保确实不达标,因为朋友一直以来与环保部门都关系不错,所以一直开着没有出事。”赵说。

 

  第三天,赵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前煤矿的老板,老板让他放心,说回头出来吃饭就能办妥。最终赵某以一辆帕萨特的代价摆平了这场风波。直到2007年底赵某离开,一直没出什么事。

 

  这些煤炭企业的老板无一不对环保官员毕恭毕敬。用王永平的话说:“即使我们身家个个过亿,在那些科长面前也必须装孙子。”

 

  王永平讲述了这么一个细节。2008年4月,在一次常规的应酬中,数个企业主宴请某环保部门官员,“我斜眼望去,一个开铁矿的朋友站在官员身边,一口喝掉至少5两白酒,又是打手势、又是挤眉弄眼,我看得出这是她讨好官员时的习惯动作。官员知道她打什么主意,说‘你的那个事情,确实办不了,现在对环境抓得很紧’。”

 

  “我怕她坏事,于是低声叫她回来坐下,事情回头再说。这事情后来也顺利解决了,有钱加上有人,这种事情基本上没有办不下来的。反之,即使你没问题,不走这一套,企业也没法安宁。”王说。

 

  山西某地方环保局工作人员对此表示怀疑,他说:“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确定环保系统中没有害群之马,但毕竟是个别现象,就我所知,目前环保系统的风气是健康的,个别现象不能以点盖面,否则就有失客观了。”

 

  即使这些经历有其个别特征或局限性,不少企业人士还是倾向于认为,官与商之间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

 

  正如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曾说的那样:“任何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环保部门也不能例外。”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