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真的懂产权经济学吗?  

2007-07-08 13:57:22|  分类: 经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本是我写给Young's团队的一封内部邮件。我觉得其中反映的问题具有一定普遍性,于是决定稍微修改后(当然是去掉了那些比较愤青的话),张贴于此。我本来也不愿意将“日记”一类的东西贴到公共网络上,因此你在白鲨在线上看不到任何个性化的文字。但是身以为师,唯有传道、授业和解惑,故决定今后有选择性地张贴一些个人对于当前经济学界和经济学研究的思考。

认识我的人首先会说我是研究企业理论的,其次会说我是研究新制度经济学的:总之我是懂产权经济学和产权理论的。但是,最近我反躬自省,蓦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算“懂”产权,而只是一直在被动地接受一些理论而已!我实际上从未参悟过“产权”究竟为何意。

让我从任何一个本科生都可以理解的观点出发吧。资产分为两类:物质资产(或物质资本)和人力资产(或人力资本)。两者最重要的差别之一是,前者是有形的,因此通常更容易监督和保护;后者是无形的,因此通常更难以监督和保护。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不是吗?

好,下面的推理简单而直接,但是结果将令你大吃一惊!

既然人力资本难以监督,因此雇主对待人力资本所有者时不能将其当木头,而必须进行激励,让其主动努力。(假说1

既然人力资本难以保护,因此企业家在设计科层时,通常会为以人力资本为主的企业设计一种扁平的结构,而给以物质资产为主的企业设计一种垂直结构。(假说2

同上,给定法治环境不变,以人力资本为主的企业难以保护自己的产权,因此规模不容易做大;反之,以物质资产为主的企业更容易做大规模。因此,我们观察到超大型企业都是制造型企业,少有服务业。(假说3

同上,如果法治环境可变,那么越是法制完备的国家,越是可能拥有大规模的企业。(假说4

同上,中国的法治环境一向不好,因此中国可能出现世界级富人,但是难以出现世界级企业,这是中国很多富人采取家族企业形式的原因。(假说5

同上,从行业特点来看,制造业以物质资本为主,而服务业以人力资本为主。因此,一个国家的法治越发达,那么服务业应该越发达;反之亦反。(假说6

中国没有法治,因此中国有可能凭借拥有廉价劳力的制造业成为经济大国,但是中国的服务业不会很发达。(假说7

是的,上面的结论单独拿出来,也许个个都平淡无奇,不过如此。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上述每一个假说后面都至少有一篇重要的论文发表,而且时间并不久远,你会不会感到晚生了几年?还是感慨自己从来就没有懂过“产权”为何物?

假说1就是Barzel对奴隶制瓦解的主要解释,也是周其仁1996年发表在《经济研究》上的那篇著名的《市场中的企业:一个人力资本和非人力资本的特别合约》的主要观点。

假说23便是RajanZingales2001年发表于QJE的著名论文“The Firm as A Dedicated Hierarchy”的主要结论之一。

假说4则是RajanZingalesKumer2001年合作的工作论文“What Determines Firm Size”的主要洞见。

假说5我估计很多文章都有所使用,这里不再列举。

假说6是对我触动最大的,因为我本来也有这个想法!很有趣,陈志武教授2004年左右在网上一篇文章中深刻地解释了没有法治的中国为何能够高速增长的原因。这原因就是假说6。稍微晚近一点,你们看到我和合作者的文章,其动机也是解释类似的问题,只是我们的角度不同,因为不能拾人牙慧。更有趣的是,这一理论假说的实证工作也出现了。看看最近的第6期《经济研究》上白重恩等人的文章吧,题目是《政府规模、法治水平与服务业的发展》。有意思的是,世界银行的AminMattoo也发表了一篇更加全面的文章,“Do institutions matter more for services”,结论如出一辙!

归纳一下,如果一个本科一年级学生学过经济学原理,从理论上讲,仅仅凭借最基本的产权经济学知识,他便可以得知上述所有结论,从而发表一堆杰出的论文。这样的学生不是没有,Coase就是这样的人!

我这里抛出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一个正经“研究”产权的人没有系统地想过这些问题?第二,在“思想”和“论文”之间究竟有多远?

我,没有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