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哲学治国”导致“外行领导内行”zz  

2010-05-13 09:52:03|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系转载。 

芦笛

写完刚才那篇文章,才想起忘了数落M主义“理论家”们治国最常犯的另一条错误:外行领导内行。

德国民族与其他民族不同的地方,是擅长哲学那种抽象思维,由此迷信“体系”,以为可以建立一个无所不包的理论体系,解释并预言宇宙间一切现象。这传统到了后世马列主义“理论家”们手上,便成了一种“拜哲学教”。伟大领袖毛主席在<什么是知识>中指出,世界上的知识只有两门,一门是生产斗争的知识,即自然科学,一门是阶级斗争的知识,即社会科学,而哲学则是这两门知识的结晶。

这段话说出了国际共运的通病。不管是前苏联那些真正的理论家,还是咱们国产的人造黄油“理论家”,都认定哲学是“万王之王”,而由恩格斯阐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则是指导人类进行一切思维活动的总纲。这里隐含的推论就是,哪怕你对自然科学一窍不通,只要掌握了哲学阐发的“客观真理”亦即“辩证唯物主义”,就能指导专家们的研究方向,裁决学术争论。用句大白话来说,如果说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黄金万两,则哲学家长的是那个点石成金的手指头。哪怕坐山雕来抢也没关系,留得指头在,哪怕无黄金。

不难看出,缺乏最起码现代知识、事事外行的大独裁者们是何等欢迎这种“手指头”理论。不管您是什么样的大老粗,只要花上一年半载,把马恩那几本书读得贼熟,立刻便能成佛作祖,成了有资格指导一切专家的“知识里手”,难道世上还有比这更受欢迎的帝王术?无怪乎前朝遗老高光明至今还要在标题里讴歌“辩证逻辑”,说它是比形式逻辑更高级的思维原则。

老芦是个不成材的“废了儿”,不过好歹科研也干了二十年,诺奖得主也见过。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就没见过哪个科学家使用辩证逻辑来思考。在我参加过的无数学术报告和学术讨论会上中,无论是报告人还是参与讨论发问的与会者,指导其思维的原则全是等而下之的形式逻辑。如果我说的不算数,本坛还有个国际知名的正宗科学家老非非文人,请大家去问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科学家们对辩证逻辑普遍的一无所知,立刻便衬出革命理论家们的高人一等处,那便是捏住那个“总纲”的“手指头”。的确,您们就算拥有万两专业知识又怎么的?我拥有的是“知识的知识”。哲学是个纲,纲举目张。我捏紧了网绳,您们便再有天大的能耐也没法把鱼打上来。

这就是在“哲学家国王”们干过的事。根据Stalin's Bomb一书,苏共上台后,曾把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一书和别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给那些顶儿尖儿的物理学家们看。大师们看后不屑地评论说,那些书写的要么是“马吃燕麦,伏尔加河流入里海”一类的废话,要么是想入非非的昏话。最客气的那位也说,他看不出一个物理学家有什么必要去看那些书。

其实,用不着是大师也能看出那些屁话的荒唐。当年青年小芦不过是个高中生,却也把那些破烂理清楚了。例如“偶然是必然的表现”这个“定律”就是这样,这话只说明老马和老恩根本就没有数理统计的基本概念。这句话的混帐之处,是它彻底否认了世上有偶发事件。不管是什么事发生,无论表面上看来如何偶然,其实都是客观规律在背后作用的结果。因此,无论是纳粹还是XX上台,都是历史的必然。说到底,这其实是加以现代包装的宿命论。

这话当然也不是毫无道理,例如老芦的伟大理想是打中六合彩,这理想确实有一定必然依据。根据数理统计,我只要买够足够数量的彩票,当然就有打中的可能。几百万人买票,有个把人打中当然是偶然事件,但也可以说那是概率论阐明的客观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

可您如果有幸认识一位大师,去欣欣然告诉他您这一伟大发现,人家不把大牙笑掉才怪,就跟那些被迫攻读马列的苏联物理学大师似的。的确,您这些废话,到底有何指导意义?莫非掌握了您的光辉理论,我就能在买票时填入正确的号码,一举打中?

这就是哲学治国的最大毛病所在。马克思最大的失误,是不该把哲学搅进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里来。哲学本是世上最无用、最没指导作用的学问。它和宗教的性质其实一样,研究的是跟俗世根本不搭界的那些形而上问题,诸如世界本质是什么,存在有何意义,等等。那种玩意的正误根本就没有个客观标准,也无从验证,完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无论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目的都是要解决实实在在的形而下问题,用人类特有的思维能力,提出各种假说去解释自然现象,再用实验验证那些假说。在这里,理论的正误有明确的判断标准。用哲学那种屠龙之技来指导科学这种实在玩意,简直比南辕北辙还可笑。

正因为这一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跟祖传的算命先生使用的“预测科学”一模一样,在事后解释起来倒是头头是道,无懈可击。使用那种理论,就连我这种非理论家也能头头是道地论证日本人入侵中国是必然的,反正谁也没有时间机器,能让时间倒流回去,让大家看看那本是可以避免的悲剧。不过它的意义也就在这种“回溯性指导”上,迄今为止,我还从未见到过有谁使用它成功地预测了什么历史事件的发生。看到的只是斯大林先预言德国社会民主党比纳粹更危险,后来又成功地预言苏德结盟能打破帝国主义的阴谋,避免战火延烧到苏联国土上。要相信这种玩意的指导作用,我还不如去唐人街算命。至少人家的预言听起来要比“强力制止”一类大屁话实在些。

可惜哲学家国王们却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一无所知,反而要认定自己那个蘸了布尔什特的手指头确有点石成金的功能,而这就是哲学介入政治的唯一好处:它不但变成了一种国教,而且构成了外行领导内行的“理论基础”。这种领导很简单,就是捏紧科学家们的七寸,使之彻底丧失创造力。

最著名的例子大概就是遗传学在苏联统治下遭受的厄运。当时苏联出了个李森科学派,把个园丁米秋林捧到了天上去,把过时的拉马克“获得性遗传”学说奉为辩证唯物主义,把彼时正在西方勃兴的孟德尔--摩尔根理论贬斥为“资产阶级唯心主义”。从马克思哲学来说,李森科对现代遗传学的批判怎么看怎么有理:既然存在决定意识,当然也就决定了遗传。孟德尔把遗传归结于一种当时还找不到物质基础的符号信息,当然是一种反动的唯心主义。

可不幸的是,“哲学上正确”的李森科主义在科学上却完全错了,而反动的现代遗传理论则完全是正确的。哲学指导科研的结果,是让苏联生物科学落后于西方几达半个世纪。而这遗毒在中国竟然一直流传到改革开放初期。彼时报上大吹特吹,吹嘘美国教授牛满江和中国遗传学家童第周的合作。记得<光明日报>曾

发表长文,用辩证法去论述核酸和蛋白质的相互作用,预言遗传绝不可能光由核内DNA 主宰,必然要受到核外物质的反作用。以我所懂的那点辩证法而言,那论证也绝对是正确的。可惜如所周知,老牛不过是个骗子,而咱们专供知识分子阅读的大报,不过是用伟大的辩证法理论吹捧了一个一钱不值的骗子。

从这些例子就可以看出,千万不能让哲学家做皇帝,否则中国只会变成政教合一的国家。这不但对人民是一种莫大的劫难,而且也将捧杀哲学本身,使官定哲学变成僵死的国教,而别的学派统统被斩草除根。现代中国需要的政治家,不是什么人造黄油“理论家”和“哲学家”,而是西方国家元首那样精明的现实主义政客。现代中国人必须看清楚这一点,彻底放弃对哲学、哲学家、理论家莫名其妙的崇拜,把形形色色的“哲学家”和“理论家”赶出政坛,把他们放逐到应该去而没本事去的地方----书斋里去。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udiblog/archives/358519.aspx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