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避重就轻的深圳大学改革  

2010-05-31 10:56:57|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改革要尊重科研规律

 

聂辉华

 

2005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4年后,钱学森逝世,教育部长换人,11位安徽高校教师在《新安晚报》的公开信遂使“钱学森之问”成为中国大学之“心病”。此后,多所大学纷纷响应,酝酿改革,甚至已经开始推广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成功经验”,试图借助《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东风除旧布新。例如,深圳大学即将实施一项号称要“打破教师铁饭碗”的总体改革方案。尽管改革者勇气可嘉,但是改革方案仍然是治标不治本,并且没有充分尊重科研规律。更糟糕的是,相对于保守的现有体制,偏向性的改革反而可能进一步扭曲教师的科研激励,使大学离真正的“学术共同体”渐行渐远。

“钱学森之问”其实不难回答。当今大学的行政化或等级制就是大学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根本原因,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大学本来是学知识、做学问的地方,是最应该讲求自由和平等的,惟其如此方能让创新的思想和拔尖的人才破茧而出。但是,中国的大学更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政府部门,不管是大学本身还是大学的各级领导,一律被圈进了一个从副部级到副厅级乃至处级科级的行政藩篱。在这种森严的等级制下,学术自由和教授治校可遇而不可求。这导致两个严峻的问题:第一,一所不能摆脱行政体系的大学是否可能在内部突破等级制?第二,由行政领导主导的改革方案会不会成为强化领导自我利益的再分配工具?

让我们带着这两个问题来分析一下深圳大学的改革方案。根据媒体报道,《深圳大学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总体方案》主要包括六项内容:全员聘任,签约履聘;引进高端人才;推进教学改革;推进科研管理和学科建设;推行“学术主导”的内部管理体制;创建“立法办学”的治理结构。深圳大学隶属深圳市管理,按级别应该是副厅级,即它的校长和党委书记是副厅级干部,应由深圳市委任命。既然改革方案规定“全员聘任”,那么谁来聘任校长、书记以及副校长、副书记以及各个学院的院长和书记呢?谁又敢不聘任这些领导呢?因此,合乎逻辑的结果是,对聘期的考核方案必须保证所有中层领导可以高枕无忧,而面临考核压力的只是那些没有领导职务的教职员工。说到底,在高校混,还是要靠行政职务,否则不仅难以争取到资源,恐怕连饭碗都难保。关键的第一项改革如果不能真正实施,那么“学术主导”的管理体制终将是纸上谈兵。而“立法办学”更是遥遥无期,因为在副厅级的学校“立法”上面还有正厅级、副部级乃至正部级的行政法规。有朝一日,上级一个任命或者一个“红头文件”下来,依托行政体系的深圳大学如何能够独善其身?深圳大学的高调改革,除了革掉那些没有领导职务的普通教师的“铁饭碗”,另外加上一张“学术主导”和“立法办学”的纸样文章,并不会为解决“钱学森之问”提供更多的启示。

我们并不是苛求每一个改革的单位都要从体制内到体制外革故鼎新。有时,在不动根本的情况下,先治标,再治本,也不失为权益之计。问题是,治标也要开对药方,否则还不如不治。受传统计划经济时代的影响,人们对“铁饭碗”没有好印象,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大学是一个例外。因为大学教师的科研成果是很难量化考核的,需要长期的积累和探索,所以为了避免粗制滥造、急功近利,同时为了保护教师的学术自由,世界一流大学普遍实行教授职务终身制。一个处于终身轨(tenure track)的教师,一旦经过努力升为副教授之后,通常就自动获得终身职务。没有严重的学术不端或违法行为,学校不得将其开除。在美国,1994年之后大学就根据法律废除了强制退休制度。因此,美国的教授可以安心地、独立地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学术研究。那么美国的大学靠什么约束教授呢?靠学者在学术界的声誉,靠大学之间的竞争。教授要想涨工资,就必须有人挖,也就必须做出更多的成就。而大学为了保住自己的竞争地位,就必须去搜罗优秀的人才。正是这种良性竞争机制,保证了美国大学在世界高等教育界难以撼动的领军地位。在中国大学中,没有行政职务的普通教师本来就是弱势群体,学术自由难以保证,现在又面临不断的量化考核和丢失“铁饭碗”的危险,除了加剧向行政靠拢、急功近利甚至学术不端的行为,还能有什么结果呢?如果真要改革,就应该向世界一流大学学习,实行终身制,严格保证新进教师的科研水平,严格尊重在职教师的科研自由,将“不升即走”和“学术自由”结合起来。像深圳大学那样,该考核的没法考核,不该考核的加重考核,完全是南辕北辙。

中国大学喊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口号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由于它们在行政体系的庇护下没有真正的竞争压力,又不能摆脱行政体系的束缚,因此很多改革最终都变成了保护既得利益者的工具,而不是推进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动力。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够像欧美一流大学那样,讲师(助理教授)可以当博导,评职称可以不看专著,官员和商人不能够读博士。

(作者系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系博士后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