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经济学博士的对话(9-10)  

2014-07-22 10:27:09|  分类: 文艺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经济学博士的对话(九)
    贺博士:都说工作更难找,歧视少不了,经费很难报。对于土鳖博士来说,你认为现在是最艰难的时期吗?
    费博士:不是。因为伴随科研经费管理体制的更僵化,反腐败的扩大化,以及海归的涌入,土鳖博士的境况会更艰难!
    贺博士:那么你认为,一般的土鳖是不是该急流勇退又或者知难而退?
    费博士:如果一个人已经登顶,当然可以全身而退。在山顶的胜者,永远可以藐视山下的众生,或者看淡山上的胜景。可是对于大多数跪着前进的普通人而言,进亦难,退亦难。毕竟,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了。
    贺博士:他们总不可能占据所有行业吧?
    费博士:他们会占据所有赚钱的行业,然后剩下的那些不赚钱的行业,会被那些运气好、背景硬、实力超强的人占领。光有本事的人,将无法在任何行业冲到顶端。
    贺博士:你的意思是,社会的垂直流动遭遇了天花板。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坐以待毙?任人鱼肉?还是随波逐流?
    费博士:四个字:抱本守拙。一句话: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两个经济学博士的对话(十)
    
贺博士:我看你最近很少在博客上发言,也很少批评政府,是变得更宽容了,还是被“赎买”了?
    费博士:不是对政府更宽容了,是对自己更严格了。因为泛泛地批评总是很容易的,但是要提出正确的批评很难,而提出能让被批评者接受的批评就更是难上加难!
    贺博士:我认为,批评是每个公民的天然权利。我批评贪官腐败,批评学者挪用经费,批评富人剥削穷人,这难道有错吗?
    费博士:少数人违法违纪,那是道德问题;多数人违法违纪,那一定是制度问题。但是,我们在批评官员、富人、学者和一切“过得比我们好”的人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并不了解具体的制度环境和前因后果。
    贺博士:你是说贪官有理?
    费博士: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总批评贪官腐败,但是为什么不提出符合实际的解决腐败的办法?
    贺博士:我为什么要提出解决办法?那是政府的事情!难道批评也需要资格吗?
    费博士:那你的批评跟网民的批评有什么分别?
    贺博士:网民批评有错吗?没有网民的支持,你就失去了群众基础,就会失去很多“粉丝”。
    费博士:如果靠人云亦云赢得粉丝,我宁愿孤独前行。我不反对网民在网上指点江山,但我想特别提醒一句:在最近颇为流行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托克维尔说,如果你从来不参与现实政治,却热衷于讨论政治观念,这对社会可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要补充一句,如果你不在体制内,却总是讨论如何改革体制,这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5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