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郑永年站着说话不腰疼  

2016-01-29 09:06:53|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近日,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先生批评中国知识界热衷于炒概念,对政策研究并无贡献。然而,中国的政策制定不当或者执行不力,应该怪知识界吗?郑永年犯了三个错误:高看了知识界,逻辑错误和避重就轻。有些事情,何必非要抖出来?

 

/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这两天,微信朋友圈广泛流传着郑永年先生的一篇文章《新加坡任职学者批中国学界知识短缺:都在炒概念》。郑永年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是海内外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因此他的批评引发了广泛的关注。郑永年文章的核心观点是,中国学界的有效知识供给不足,都在忙于论证政策和炒概念。“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做法,既过瘾,又粗暴。因为广大看客们满足了亲临刑场观看犯人枪毙的快感,而且是向来高高在上的知识界被整体枪毙,自然让他们感到无比过瘾。因为文章从整体上否定了中国知识界对政策研究的价值,让那些真正做了贡献的有名英雄和无名英雄都被迫陪葬,这种以偏概全的批评显然过于粗暴。作为一个经济学者和一个智库研究者,我难以认同郑永年的批评。中国的政策研究有没有用,什么时候有用,这不是“皇帝身上的新衣”吗?有些事情,非要我们说出来么?

 

说就说吧。先从郑永年的批评内容说起。郑永年以当下最流行的“供给侧改革”已经成为无所不包的“杂货铺”为切入点,首先说明中国经济学界存在严重的有效知识供应不足。其它批评案例包括:经济学界没有能力解释中国经验,经济学界没有提出应对国企改革、医疗体制改革、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方案,没有指出2008年政府通过刺激房地产市场来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不良后果。进一步,郑永年认为有效知识供应不足也存在于政治学、社会学等几乎所有学科。他特别举例说,“三个代表”理论在实践上不能到位,就因为缺乏足够的政策研究。“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未能有效实施,也是因为中国学界没有提供有效的知识支撑。十八大之后,中国学术界和政策界知识短缺的现象更为严重,例如“一带一路”战略被严重泛化和庸俗化。

 

坦率地说,郑永年先生在这篇文章里可能犯了三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他也许一厢情愿地高看了中国知识界。了解中国政府决策的人都知道,在威权体制下,一项政策能否出台和贯彻,几乎完全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最高层的决心;第二,时代的需求。我认为其它因素几乎可以忽略。不必说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也不必说经济特区和沿海开放城市的设立,更不必说“一国两制”的实行,有哪一项政策非要知识界的理论支持不可?有哪一项政策需要扎实的学术研究?当年计划生育政策搞了三十年,跟知识界没有半点关系;去年最高层放开二胎政策,恐怕知识界也不能簮越其功。总体上看,知识界对中国的政策制定和实施,有锦上添花的功能,却不是必要条件。“三个代表”理论未能推进人大代表和选民的关系转型,居然是因为知识界没有提出合适的理论支持?这简直是这篇文章最大的笑点。据说,当年“三个代表”理论提出之后,一位副部级高干曾撰文质疑,从此被冷落一边。副部级干部尚且如此,吾等普罗大众焉敢“妄议中央”?知识分子有家国情怀固然是好事,但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更为重要。“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只是中国文人一厢情愿的革命浪漫主义梦想,现实情况是,知识分子只是附着在皮上的毛。去过菜市场的人都知道,猪肉好不好吃,跟猪毛是不是对称还真没有一毛钱关系。

 

第二个错误是逻辑错误。我觉得,著名学者说话一定要慎重,不要轻易打倒一大片,哪怕你真的拿了一把进口的AK47你没听见不代表别人没说,别人没说不代表别人没做。就拿郑永年举的几个例子为例吧。国企改革、医疗体制改革、房地产刺激,中国知识界提出了多少种方案?发表了多少批评意见?智库研究者往海里递了多少折子?我想肯定很多,但其中有多少被高层采纳?采纳之后又有多少被有关部门执行?这后面两个问题完全超出了知识界的能力,它们取决于最高层的决心。特别是当年四万亿刺激计划以及相关的土地财政和国进民退问题,引发了多少学者的批评,难道郑永年先生不看中文报纸和学术杂志吗?我觉得没必要浪费文字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第三个错误是避重就轻。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农民和小学生都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随便议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科学研究,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深深地打上了政治的烙印。而一旦关乎政治,敏感问题就接踵而至。纯经济问题或许可以公开辩论,诸如房地产政策、社保政策和二胎政策。但“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学术界可能就此公开辩论和批评吗?按学术界的规则,谁最先提出某个概念,谁就拥有定义和解释它的权力和义务。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和“供给侧改革”?让学者来解释这些概念的真实含义应该是什么,不应该是什么,这不是缘木求鱼么?何况,事实上中国经济学界仍然有很多优秀的学者撰文,阐述供给侧改革与美国供给学派和里根经济学的关系,我认为大家已经尽责了。中国的知识界处于什么样舆论环境,尤其是这几年的舆论环境,郑永年先生作为研究中国问题的著名专家,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真不知道,随便找个媒体人问问就知道了。但是他却把板子打到知识界身上,我以为这很不厚道。这如果不是指桑骂槐,就是避重就轻。

 

倒数第二点,你问我中国知识界有没有问题,有没有责任?我说当然有。中国知识界整体上研究水平不高,特别是社会科学界,而且缺乏有效的专业分工。笼统地说中国知识界应该反思,应该努力,应该进取,这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具体到某个问题或某个人,我认为任何批评都要慎重。我认为,任何责任都是有条件的。拿了国家俸禄,有条件表达意见却没有表达,而是一味唱赞歌,这是失职;拿了国家俸禄,没有条件表达意见,但也没唱赞歌,这是本分;拿了国家俸禄,努力表达意见,但最终上面没有听进去,这是尽责;没拿国家俸禄,但努力表达意见,不管上面是否听进去,这都是良心。

 

最后说一点。你们这些海外华人有一个好,就是一旦评论中国问题,从来没有心理负担,不必承担“与权力姌和”或者“为中国的落后辩护”的骂名,因此永远拥有政治正确的姿态。这就好比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秀士,看到一个农民落水了,然后指责他:你游泳的姿势真难看!然而,在经济学看来,任何问题都只能追求约束条件下的最优化。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也许会多一份理解。郑永年先生如真有意推进中国知识界水平提高,何不辞职回国效力?北京欢迎你!

 

最后的最后,有人可能会问,究竟题目应该叫“坐着说话不腰疼”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从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此中颇有深意,特分飨给诸君。

 

这是一个关于秦孝公和商鞅的故事。孝公宠臣景监将商鞅(卫鞅)引荐给秦孝公,孝公在朝殿与商鞅纵论天下治国经纶,景监作陪。当时孝公端坐,商鞅、景监长坐(即把膝盖跪于地双足垫于臀下),自晨昏畅谈至日暮,商鞅说到激扬处忘形于礼,起身立于殿中侃侃而谈,浑然不觉。景监长跪一日,身心俱疲,见君臣并无结束之意,遂频频向商鞅暗使眼色,意即打住。但商鞅并不理会,直至二更才由孝公打断,赏赐御膳而去。席间商鞅问景监为何频使眼色?景监道:我跪得浑身都麻木了,酸软如泥,你这个站着说话的人哪里能够理解我这个跪着听话的人的痛苦。

 

(本文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与所在单位无关。)


猴年到了,你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经典《西游记》吗?你发现了深藏其中的管理法则和领导艺术吗?欲知详情,请阅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聂辉华的新书《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这是中国第一本企业理论通俗读物,3个月之内中央电视台两次推荐,2015年底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频道对该书和聂辉华教授进行了一小时直播专访,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共识网总裁周志兴先生等人联袂推荐。签名版在天猫热销,京东当当亚马逊正在热售,2016年1月1日本书在京东分类销售排行榜上名列第10!点击链接直接购买。

郑永年站着说话不腰疼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政治经济学问题。

“聂氏政经评论”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负责运营。喜欢我们的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者搜索微信号(ruc_nie)关注我们。你必须知道的三个博弈论故事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