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江西人就活该找不到老婆?   

2016-02-13 09:10:36|  分类: 经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西人就活该找不到老婆?数据质疑与逻辑漏洞

 

【导读】这几天,一篇微信文章《老天爷欠江西农村一个好儿媳?呵呵,你家媳妇20年前就埋土里了》,在微信上被广泛转发。此文对江西人冷嘲热讽,语气恶毒,而且数据可能有问题,逻辑更不严谨。本着“实事求是”精神,我觉得有必要澄清几个误区。


【补记】有人质疑我对数据可靠性的质疑,好吧,正好“知乎”上有人对数据的可靠性进行了全面的批评,支持了我的观点。请移步知乎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296132/answer/8601050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code=0216c46075cc662b9b165c10ddd58edu&state=c881c11e469b236889a2436f806209c6


2016年2月14日 聂辉华 

 

/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最近几天,很多人的微信朋友圈都被“上海女生因为一顿团圆饭跟江西农村男友分手”的相关文章刷屏了。我昨天在微信公众号“聂氏政经评论”(IDRUC_NIE上已经对此进行了评论——《从江西农村的一顿年夜饭看城乡巨变》。大概也是昨天,一篇微信文章《老天爷欠江西农村一个好儿媳?呵呵,你家媳妇20年前就埋土里了》,在微信上被广泛转发。此文语气恶毒,阴阳怪气,而且数据可能有问题,逻辑更不严谨。本着“实事求是”的人民大学校训,我觉得有必要澄清几个误区。我的专业领域是制度经济学,欢迎懂行的人口学或劳动经济学专家就此问题深入分析。

 

我们主要讨论两个问题:第一,人口性别比是否反映了一个地区重男轻女?第二,重男轻女的地方,农村男性就没资格迎娶城市女性吗?

 

先来讨论第一个问题。《老天爷欠江西农村一个好儿媳?呵呵,你家媳妇20年前就埋土里了》(简称《欠》文)这篇微信文章来自一个私人微信公众号,没有实名作者,因此无法与《欠》文作者直接对证。《欠》文的基本内容是,根据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整理的“198119892000分省份、性别婴儿死亡率及其性别比”显示,2000年江西男婴的死亡率为千分之31.36,而女婴的死亡率则高达千分之78.5,是男婴的两倍以上。由此,认定江西人重男轻女非常严重。然后,话题就扯到印度那里去了,列举了印度人杀害女婴的种种残忍手段,包括让太阳晒死、活埋、拿女婴去喂狗。接着,又从网上搜罗了江西人如何用不法或非人性的手段来处置女婴的资料。好像江西人比印度人还残忍!结论是,江西人娶不到老婆,是因为重男轻女乃至杀婴!好大的罪名啊,简直令人不寒而栗!!然而,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

 

1)作为一个专业的经济学者,我首先要看这个数据是否真实。我通过国家统计局网站找到“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00年)”的专题页面,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renkoupucha/2000pucha/pucha.htm,发现上面列举的许多表格里并没有“198119892000分省份、性别婴儿死亡率及其性别比”这个表格。我从网上查到,百度文库提供了2000年死婴性别比表格,但是没有作者和权威出处。《欠》文说明该数据来自“人大经济论坛”,但作为一个人大经济学院的老师,我们内部人都知道人大经济论坛其实跟人大经济学院没有什么关系,而且现在这个论坛已经改名了,可以说不存在了。【补记:热心的网友提供了一个数据来源,该论文认为这个数据是根据前人的数据整理的,而前人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计算的。即便有这个数据,如果一个地方因为躲避计划生育和土地分配问题,故意少报、瞒报女婴,甚至撒谎说女婴已经死亡,然后转手送人或者上学后再上户口,必然会出现女婴的“死亡”人数明显高于男婴。我认为这个数据无法解决这个造假问题。】因此,这个数据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2)在无法找到原始数据的情况下,我只能在国家统计局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专题网站上找一个最接近婴儿死亡率的数据。这个数据就是“表6省、自治区、直辖市分性别、受教育程度的6岁及6岁以上死亡人口(1999.11.1-2000.10.31)”,链接为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renkoupucha/2000pucha/html/t0602.htm。该数据显示,对于没上过学的6岁以上死亡人口,江西的男性和女性分别是2924753964,看上去的确江西女性的死亡人数是男性的将近两倍。但是,北京的死亡男性和女性分别是763517317,后者是前者的2.3倍!如果6岁以上人口的死亡率可以作为重男轻女的指标,那么这是否说明北京人更加重男轻女?好像与直觉相悖。要知道,2000年的北京,早已是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如果连北京人都重男轻女,全国还有哪个地方不会重男轻女呢?

 

3)我们换一个相近指标来考察——人口性别比,这是《欠》文使用的第二个证明江西人重男轻女的指标。《欠》文说,2014年,江西省出生性别比为117.48,在全国高居第6位。如果性别比(男/女)可以度量重男轻女程度的话,那我们就利用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来分析一下。我们找到了这张表格,“表1-1  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户数、人口数和性别比”(在国家统计局网站的链接为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renkoupucha/2000pucha/html/t0101.htm)。数据显示,江西2000年男女比为108.16,看上去是比较高。但是,全国平均水平为106.30,上海为105.68而北京为108.93,比江西还高!我们不禁再次质疑,难道北京人比江西人还重男轻女?事实上,2000年江西的人口性别比在全国排第9位,难道另外8个省市(北京、湖北、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陕西)的男人比江西人更活该娶不到老婆?

 

4)退一百步,我们姑且相信《欠》文引用的数据是真实可靠的。那么就让我们仔细看一下这个表格(如下)的信息。以江西省为例,在该表格上,1981年婴儿死亡率性别比(男/女)为1.011989年为0.792000年为0.4。按照《欠》文作者的逻辑,应该是死亡性别比越低,代表越是重男轻女。从经济理论上讲,应该是一个地方越是经济不发达,越是容易重男轻女。那么问题来了:请问为什么江西省在经济不发达的19811989年比经济更发达的2000年反而更加重视女婴?仔细看这张表,黑龙江省的死婴性别比一直超过1.1,难道说明黑龙江人更加重女轻男?


江西人就活该找不到老婆?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小结一下:《欠》文的数据值得怀疑;即便数据真实,从数据到结论的逻辑也难以成立。为什么数据的真实性值得怀疑?因为很多地方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其女婴在上学前都不上户口,也不主动登记,这必然导致女婴数量被低报,从而男女性别比被夸大。即便数据真实可信,一个地区的性别比也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这包括:经济水平、地理位置、文化传统、生理因素。例如,曾经有经济学家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发现乙肝患者(大三阳)更容易生男性,后来又有学者证明这个因素不明显。甚至还有人认为,光照时间越多,越容易生男性。如果这两个因素确实起作用,那么江西省的男女性别比略高于全国均值并不奇怪。严谨的做法是,在控制住其它因素之后,才能计算出“重男轻女”这个观念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失衡的性别比。然而,在流行“浅阅读”的微信上讨论这种高深的问题,恐怕是一种奢望。

 

第二个问题:重男轻女的地方,农村男性就没资格迎娶城市女性吗?即便江西省总体上存在重男轻女的不良文化氛围,难道就意味着每个江西家庭都有这种观念?难道城市女就不可以嫁给农村男?难道一个女生去别人家里吃饭就不需要有基本的礼貌?按照《欠》文的假设,既然江西人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供不应求,那么上海女生来江西农村应该受到很好的优待,甚至是男方家庭最隆重的礼遇,那怎么上海女生还这么不给面子呢?这不是证明了人家说的“姑娘,你的问题是缺乏教养”吗?遗憾的是,目前来看,城市的适婚女性相对较多,而农村的适婚男性相对较多,这意味着一个残酷的事实,我还是不说出来罢(此处省略100字)……

 

总结一下。我一直以为,微信上其实不太适合讨论专业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讨论,请谨记以下几点,否则容易被骗。

 

第一,不要一看到有数字和图表的文章就认为更权威。数字有可能是假的,图表、图片也可能是假的。

 

第二,有真实作者、权威单位的文章,一般来说比较可靠。因为他们至少有声誉约束,说错了有压力,关键是你能找到人对证。

 

第三,数据就算是真的,结论也未必是对的。因为数据本身不会说话,数据依赖于人的主观解读。

 

第四,相关性不代表因果关系。不能看到先有公鸡打鸣,后有太阳升起,就认定公鸡打鸣是太阳升起的原因。

 

最后,我知道总有网民会问:聂教授,究竟江西人是否重男轻女?我只能说:一般而言,经济越是落后的地区,越是依赖农业以及重体力劳动者,因此越是重男轻女。江西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处于中偏下位置,肯定存在一定程度的重男轻女。但重男轻女不是江西一个地方的问题,而是所有落后地区的共同问题。因此,即便开头那个故事是假的,也掩盖不了中国巨大的城乡差距。如何看待由于城乡差距导致的婚恋难题?请看我的上一篇文章从江西农村的一顿年夜饭看城乡巨变

 

猴年到了,你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经典《西游记》吗?你发现了深藏其中的管理法则和领导艺术吗?欲知详情,请阅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聂辉华的新书《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这是中国第一本企业理论通俗读物,3个月之内中央电视台两次推荐,2015年底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频道对该书和聂辉华教授进行了一小时直播专访,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共识网总裁周志兴先生等人联袂推荐。京东当当亚马逊正在热售,2016年1月1日本书在京东分类销售排行榜上名列第10!点击链接直接购买。

江西人就活该找不到老婆?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政治经济学问题。

“聂氏政经评论”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负责运营。喜欢我们的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者搜索微信号(ruc_nie)关注我们。你必须知道的三个博弈论故事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