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辉华网易博客

著名青年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字逸才,江西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并兼任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大经济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0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首批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www.niehuihua.com,niehuihua(at)vip.163.com【媒体转载文章必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之二  

2016-10-27 08:01:15|  分类: 经济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微企业如何在经济转型中艰难生存?|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之二 

[导读]《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1》引起了读者的热烈反响,人们发现原来小木匠熟知的很多管理知识背后都有博弈论和契约理论的影子。这一次,小木匠又遇到了什么难题呢?我们如何破解呢?请看下文。


文/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一、从经理到老板

 

在上一篇文章《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1]里,我讲述了一个企业管理的故事。阿科是我在江西老家的小伙伴,小学毕业后,跟一个师傅学做木工3年,出师后到江浙地区的家具厂做木工,然后学会了电脑绘图和设计欧式家具,最后从一个普通木工先后升为班长和生产部门经理。于是,阿科从一个小木匠变成了一个管理者。2009年春节回家时,阿科将他在企业管理中遇到的困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从企业理论的角度详细地解释了管理的来龙去脉。回去上班之后,他按照我的提示,结合家具厂的实际情况,慢慢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企业发展很快。但他毕竟只是一个打工仔,生产经理的职位让他遇到了职业发展的“天花板”。

2013年,他干脆从原来的家具厂跳槽,拉上另一个做家具的老乡,再加上一个当地人,一起创办了一个家具厂。这真的就是一个“厂”,还不是一个标准的企业。因为规模太小,刚创业时三个老板加上员工还不到20人。因此,他们象很多小微企业一样,选择了一个当地人注册的企业作为挂靠单位,以一个“车间”的形式独立经营,然后每年向挂靠企业缴纳5万元管理费。如果遇到客户需要发票,就从挂靠企业开具,然后交给挂靠企业5%左右的税费。选择这种企业形态的最主要原因,是为了规避名目繁多的税费。阿科说,每年要是足额缴纳增值税、所得税和附加税费,他们就挣不到什么钱了。因此,他们的家具厂实际上就是一个小作坊,不是法人企业,算是“小微企业”吧。经济管理类教科书将所有生产和服务单位都当做一个企业,这显然忽视了小作坊与正规企业在管理方式和政企关系方面的明显差别。

从一个小学文化的小木匠,到管理一条生产线的企业经理,再到创业的小老板,阿科更加忙碌,也发现自己的知识更加不够用了。于是,2014年春节我们在江西老家相逢时,他从一个小微企业老板的角度,讲述了企业经营的酸甜苦辣,期待我指点迷津。不过这一次,我发现有些问题虽然在理论上有解,但是在现实中很难解决。

 

二、资本家和工人地位颠倒了吗?

 

见面后第一句话,我问阿科:“当老板的感觉很好吧?”

阿科哈哈一笑,有点扬眉吐气的样子,但是很快又叹了口气:“哪里啊,现在的老板日子也不好过,有时候还不如一个打工仔有面子呢,甚至有时反而要装孙子。”

我疑惑地问:“你不是老板吗,怎么会是孙子呢?”

阿科又叹了口气:“这几年劳动力短缺,我们不太好招人。每次招工人,工人来工厂看一眼,就问有没有集体宿舍,集体宿舍是不是四个人以下住一屋,宿舍有没有空调。没有的话,转身就走。”

我:“好像2005年前后就出现了民工荒。工人供不应求,这也算正常吧。”

阿科有点着急地补充:“还不止如此啊。我们有时业务多,周末需要加班。但是加班必须给加班费,否则工人不干。而且,每次加班,我都得到车间陪着干活,晚上9点以后还要给他们送夜宵,否则他们就不愿意加班了。我就是这样把他们当爹妈一样供着,可不是装孙子吗?你这个大教授说说看,我是老板,为什么反而像孙子?现在资本家和工人的地位完全颠倒了啊!”

我哈哈大笑:“再怎么说,你也是老板,你可以指挥他们干活的,对吧?”

阿科:“那是,不然我当老板还有什么劲?但现在当老板确实没有过去那么威风了。”

我微笑着解释:“作为老板,一方面求工人干活,另一方面指挥工人干活,这并不矛盾,而是一种契约的两个方面。你作为老板,和工人签订了一个隐性的契约或者说合同。这个契约有两个核心因素:价格和权威。这里的价格包括工资、奖金、福利和工作的舒适度,这都是工人和你签约时要考虑的主要问题。按照经济学理论,价格由市场上供求双方的力量决定。如果工人供过于求,你们老板的谈判力就会上升,那么工人的价格就会下降;相反,这几年劳动力紧缺,供不应求,因此工人的谈判力相对上升,那么工人的价格就会上涨。这就是你这个老板现在不得不求着他们加班的原因。因为加班其实就是增加了他们的成本,降低了他们的价格。而且你还不能凶他们,得对他们客气一点,因为工作舒适度也是价格的一部分。”

阿科有点着急了:“那要按你这么一说,我这个老板还有什么尊严呢?”

我继续解释:“现在劳动力短缺,你在价格上的谈判力的确不如以前了,但是你在劳动管理方面仍然拥有权威和尊严。这个权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作为老板,投入了大量资本,甚至个人所有财产,因此拥有企业的所有权,但是为这个企业的工人承担了大量的风险。产品卖出钱了,你首先要付工人的工资,供应商的材料费,还有各种税费,最后剩下的部分才是你的。这剩下的部分如果是负的,你就亏损了;如果是正的,就是你的利润。就因为你是拿剩下的部分,企业理论就把所有权或产权称为剩余索取权。工人拿比较固定的工资,不管你企业赚钱还是亏钱,工资总是要付的,因此他们不承担任何风险,但你也不白承担风险。工人把对劳动的指挥权交给你,换取他们的无风险收益。你作为老板,拥有指挥他们的权威,也相应地承担了风险。这样,你和工人之间就实现了风险和收益的分担,这是一种交换。芝加哥学派的创始人奈特教授,就是从这个角度出发,解释了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当老板,有的人只能当工人。”

阿科有点迷惑了:“这么说,老板和工人谈工资是一回事,对工人进行管理是另一回事?”

我点了点头:“差不多吧,不过两者也是有关系的。我刚才说了,工人会把工作的舒适度也当做价格的一部分。即便这个行业的工人相对过剩了,工作变得难找了,你也不能对工人太苛刻,更不能不顾及工人的尊严。没错,作为老板你的确拥有对工人的指挥权,但这只是法律赋予你的权力(power),还不是权威(authority)。如果你对工人有情有义,工人在工作过程中会更加心甘情愿地服从你,这才是权威。和谐的劳动关系,应该是老板尊重市场的价格,工人尊重老板的权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克洛夫教授称这种关系是一种礼物的交换。”

阿科若有所思:“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一方面我要尊重市场规律,另一方面要尊重人性。之前我参加过一些管理培训,告诉我们老板要有威严,要对工人凶一点,看来这是不对的!”

我笑了笑:“权力不等于权威。权力是表面的,权威才是内心的。作为一个好老板,就是既有权威,又有权力,两者结合,威力无穷。你可以看看我的《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2],学习一下唐僧应该如何建立领导权威那部分内容。”

 

三、环境保护:猫捉老鼠的游戏

 

阿科接着谈到了环保问题,这是近几年的热门话题,也是一个难题。

家具厂是典型的污染行业。一般家具厂用于制作家具的材料包括:锯材、人造板、金属、塑料、玻璃等,此外设备对各种材料的加工过程还会产生各式各样的碎料、粉尘。据说,家具生产的环保超标率为100%,其中细木工为38%。以实木家具制作过程为例,实木家具是指由天然木材制成的家具。现在,城里的有钱人都希望买到真正的实木家具,因为实木家具比复合板家具更加环保。其实,在我们农村,自己打造的家具都是实木的!根据网上资料,实木家具的生产过程同样会产生比较严重的环境污染。在第一个配料工序,工人将成材锯割成各种毛料,会产生一些小木块和锯屑的粉尘,它们在空气中滞留时间较短,因此污染较少。第二道工序是对毛料进一步精加工,即对零件进行平刨、压刨、截头、成型,使之平整光洁。此工序主要产生片状刨花和铣削木屑,属中型木尘,粒径较大,如果飞入人的眼睛,会造成伤害,影响正常操作。第三道工序是对零部件的表面修整加工,如涂饰过程中的细砂和磨光处理等,此工序产生木粉、油漆粉尘、含胶粉尘等。粉尘悬浮于空气中,会对工人身体造成较大的危害,因此污染最为严重。

如果不安装除尘器,所有家具厂必然环保超标。但是,安装一套除尘器就要20万元左右,80平方米以上的工厂甚至要上百万元。阿科估计了一下,自己的家具厂一年销售额大约1000万元,毛利润20%,净利润估计10%。如果安装除尘器,自己一年的净利润就归零了。因此,当地所有的家具厂都躲避环保局检查,依靠当地的负责人(村长、街道办主任)与环保局有关人员周旋。遇到环保局突击检查,家具厂就暂时关门,或者交一些罚款了事。一旦风头过去了,马上加大马力开工,弥补停产损失。在这里,环境保护成了一种典型的猫捉老鼠游戏,根本不可能严格、公正执法,从而杜绝环境污染。

阿科为这个问题陷入了某种程度的“道德困境”:如果严格按照环保标准,自己的工厂就要关门大吉,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了,而且要遣散工人;如果不按照环保标准,污染又比较严重,虽然自己赚了钱,但心里还是不踏实。我沉思了一会,觉得没有万全之策,只好安慰他:“其实在这场家具厂、地方官员和环保局的多方博弈中,大家都是理性人。地方政府要政绩,要税收和就业,因此地方官员会容忍一定程度的环境污染;家具厂通过躲避环保检查节约了成本,提高了利润;环保局要对上面有一个交代,不能不执法,但也不能严格执法,只好选择性执法。这其实就是一种政企合谋[3],是中国在转型时期的必然现象。没办法,谁叫我们是欠发达国家呢?我们必须在环境保护和经济增长之间权衡取舍,恐怕没有两全之策。”

阿科问:“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缓缓地说:“你还是要让工人注意健康。一定要求所有工人戴安全帽,戴防止细颗粒的3M口罩,钻工还要戴耳机。另外,每次收工时都要打扫车间,尽量用低成本的方式减少污染。以后或许有更好的环保办法吧。”说完之后,我们沉思良久,都没有说话。

 

四、小作坊的发展瓶颈

 

以小作坊的方式挂靠在正规企业下面经营,虽然表面上省去了不少麻烦,但是也留下了很多隐患,甚至严重地影响到了家具厂的生存和发展。

第一个隐患是税收问题。家具厂挂靠车间,不用单独缴纳法律规定的税费。如果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宽裕,这不是问题。但是,一旦遇到地方财政吃紧的时候,当地的税务官就会隔三差五地来检查,要核对车间和挂靠企业之间的流水账,不给钱就不走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挂靠企业的老板出面周旋,由阿科交钱,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关键是,这里面没有一个定数,都处于灰色地带。除了税务,环保、消防、工商的人也不时来“检查工作”,名目繁多,而且确实“合法”,让阿科这个小小的家具厂不胜烦扰。此外,逢年过节,都要向有关部门“孝敬”,因为自己毕竟有把柄在人家手里。我追问,“八项规定”之后是不是好点了?他说,好点了,不再那么明目张胆了,但是该交的钱还是要交。

第二个隐患是劳动合同问题。目前在阿科家具厂里干活的工人,都没有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如果有人去劳动局告状,那是要罚款的。我问为什么不签合同呢?阿科说,这是当地小企业的惯例。一旦签订合同了,可能就要交五险一金了,这部分成本就占到工资的近一半。此外,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后,解雇工人的成本更高了。如果小企业都严格按《劳动合同法》办手续,那恐怕就没有几家能存活了。

第三个隐患是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因为家具厂属于污染行业,当地政府不允许家具厂注册为正规企业,只能采取挂靠的临时办法。但如果不能注册为企业,阿科的家具厂就没有工商和税务执照,就无法申请银行的抵押贷款,也不能以企业的名义注册商标。将来如何扩大投资规模?如何打出知名品牌?

这三个隐患,不仅是阿科的难题,也是所有小作坊和地下企业的难题,某种程度上也是国家有关部门的难题。根据国家工商总局的报告,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各类企业总数为1527.84万户。其中小微企业1169.87万户,占76.57%。如果将4436.29万户个体工商户纳入统计后,小微企业比重高达94.15%。目前中国70%的城镇居民和80%以上的农民工都在小微企业就业。[4]小微企业既然如此重要,如何解决它们的环保问题、税收问题、劳动合同问题以及可持续发展问题呢?

2016年的春节,我们在江西老家又见面了。这次阿科又遇到了什么管理难题呢?


注释

   [①]聂辉华,《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经济学家茶座》2009年第二辑(总第40辑)。

   [②]聂辉华,《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一版。

   [③]聂辉华,《政企合谋与经济增长:反思“中国模式”》,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

   [④]《工商总局:小微企业创造大量就业》,财新网,http://economy.caixin.com/2014-04-01/100659733.html。


(作者聂辉华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本文发表于《经济学家茶座》,2016年总第72辑。)

 

延伸阅读

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1

央视为什么两次推荐这本“水煮西游记”?

灵山的佛塔为什么那么高?


 欢迎关注“经济学家茶座”微信公众号(CNECONOMIST)

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之二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有趣、有理、有用的经济学故事


送给小木匠的企业理论之二 - 聂辉华 - 聂辉华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